女工工作
青工工作
活动中心
社团建设

女工工作

当前位置:首页 >> 华农教工 >> 女工工作 >> 内容
狮子山下“五朵金花”
   事业与家庭齐飞 坚毅共柔情一色
发布时间:2015-06-24 11:04:04    点击次数:
    

 金梅林:科研路上的“游泳健将”

金梅林在为学生介绍实验室课题进展

金梅林指导实验

金梅林在实验中

   自小的熏陶让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动物医学专业,为了扎根科研,她放弃了去北大任教、担任公务员的机会。她,就是动科动医学院教授金梅林。
   她,更像一位学者而不是一位专注于教研、成天与动物打交道的女教授。她是学生们口中的“5+2”、“白+黑”,三十三年每天一如既往地工作到深夜,乐此不疲。她带领的硕士生、博士生每年都有人获得“优秀研究生”、“优秀博士生”称号。常年的科研生活却让她成为孩子眼里的“女强人”,她坦言自己不是个好女儿、好妻子、好妈妈,因为生活的重心全在工作上,她说:“可能我的学生要比我的儿子幸福地多”。
  这样一位温文尔雅、落落大方的女教授曾经是北大的游泳健将,头一年学习游泳就能横渡长江。正是当年的运动员生涯,让日后的她拥有了一个强健的体魄,在科研的道路上从不叫累,让她在科研的泳道上越游越远。

郭爱珍:如“医生”般守望学生飞翔

郭爱珍的“个性台历”

郭爱珍为学生解惑

郭爱珍在讲课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晚饭后匆忙返回办公室的郭爱珍教授又坐在桌旁为学生答疑解惑。桌上,一本台历密密麻麻,近看是郭老师满满的日程表:上课,递交学术材料,给博士生开指导会,出差,回家看婆婆孩子......如此繁忙紧凑的日子,眼前这位年近五旬却依然端庄美丽的女教授总是有条不紊的处理着。
   “太忙,女儿总说希望自己是我的学生,这样我还能多放一点关心她身上。”郭爱珍教授的女儿刚刚从英国读完硕士回来,懂得妈妈的辛苦,但还是忍不住向郭教授撒娇,抱怨她不够关心自己。郭教授为人亲切在学生里是出了名的,不论讲什么,都笑容温暖,对待家人更是全心全意。“婆婆在湖南有时候会来武汉住几天,但是老人家人生地不熟,会觉得孤单,所以不便强求她一直在这边住。”聊天过程中,她问我们是否有类似的经历:“人就是很奇怪,本来决定要给家里打一通电话,几分钟的事,可就是会忙到忘掉,想起来也已错过合适的时间。”她觉得这是大家共有的体会,应该要有所改变。
  聊起郭教授带的博士生,有时候也是令她哭笑不得。“有一次啊,有个挺好的孩子在我这边读博士,那段时间可能情绪不稳定,实验结果做不出来就留了封信回老家了,到车站给我打电话说老师我回家了,保重。”郭教授笑笑说“给我气的,上来就训她,像个小孩子一样淘气,赶紧把她找回来。见到了之后又不忍心责怪,慢慢开导她,等她情绪稳定了,我才安下心来。”类似的情况在其他学生身上也出现过,郭教授把这些“任性”的孩子都拉了回来。
  郭教授常常把自己描述成一位医生,不光是教这些孩子们知识,也要把他们的身上坏毛病改改,等到一天孩子长硬了翅膀,就能放心让他们飞了。

刘榜:不惧辛苦的“好妈妈”

刘榜和丈夫在南湖畔享受片刻的宁静

刘榜和学生们商讨实验过程

教室里,刘榜和学生们交谈

  在很多人眼里,刘榜教授是“科研达人”,但她背后坚守的故事鲜为人知。
  “读本科时我就很好奇遗传学的规律,带着问题我来到华农读研,那时小孩才小学一年级。”对于刘教授来说,研究动物遗传育种纯属兴趣,“你会不断的有所发现,即使别人快你一步发表科研成果,但是发现自己做的没错,有个结果就很开心。”瑞典访问期间学到的知识被刘教授带回华农,她会定期组织研究不同方向的学生进行讨论,每天探讨研究方向发表的最新文章,这种教学方法获得了很好效果。
  权衡家庭和事业,刘教授坦言“还是用在工作上的时间更多,可能这个状态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因为还有几项重要的科研项目正在进行。”女儿读小学5年级的时候一家从河南迁到武汉,她时常在陪女儿听课的同时批改卷子。如今女儿已经在美国读博,从事的是与医学免疫有关的工作。“可能有我对她无形的影响吧,平时我也会把工作带回家,她会好奇地看那些科研成果图片。”刘教授常常奔波于各式学术研讨会时,丈夫就成为她坚强的后盾,全力支持她的工作并照顾女儿。
  在指导研究生时,刘榜教授更像妈妈。一名研究生贪玩儿爱打游戏,她就经常与他沟通交流,分析利弊,现该学生已奔赴英国继续科研之路。

   胡敏:希望学生有梦的“行者”

 

胡敏爱摄影、爱生活

胡敏在研读文献

和学生一起去旅游,胡敏是个大姐姐

   胡敏教授1998年赴澳洲留学读博,就读墨尔本大学,之后留在澳洲从事博士后工作,2010年回国,主要从事寄生虫学教学和科研工作,主讲动物医学专业本科生《动物寄生虫学》和研究生的《现代寄生虫学》。
  胡教授在学术上一直都保持着与国际前沿的近距离接触,生活上也是丰富多彩。在赴澳留学期间,胡教授要同时兼顾家人和学业,她说到:“那段时间虽然辛苦一点,但是不仅在专业上给了我很大的训练和提高,而且极大的开阔了我的眼界。”
  在考虑到亲情、友情和专业前景发展等因素后,胡教授最终决定回国。她对此表示:“国外的环境虽然要好一些,但是毕竟家人、朋友都在国内,而且每年我们团队都会出国学习、开会,所以还是觉得回国是正确的决定。” 在我校就职以后,胡教授每天清晨都步行到办公室,家中的家务事也是亲力亲为,胡教授认为这些都是生活中容易被忽略的“有氧运动”。
   不管国外、国内,胡教授喜欢旅游,看看各地风景人情。美国、巴黎、雅典等地,胡教授都留下足迹。她说:“看得多才能学得更多,就如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样。”
  以一个师长和家长的眼光看待现在大学生在生活中的种种问题,胡教授认为责任不仅仅是学生的,家长和社会都有责任,但是从学生自己出发,胡教授说:“学生应该做到的是心中有一个梦想,这是他们生活的精神支柱,不要求他们现在就想着腰围社会做多大贡献,但一定要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不能给社会添负担。”

  赵书红:热爱畜牧的女科学家

赵书红指导学生做实验

赵书红的相册里,猪也是重要的主角

赵书红定期和学生交流科研进展

  如果用让赵书红教授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几十年的畜牧科研生活,那一定是喜爱。在短短二十分钟的采访中,赵教授用她对事业的热情和乐观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为一个一线的科研工作者,赵教授从没有觉得科学家的忙碌给自己尽母亲的责任造成了过多的负担。“其实这是很多人对动物科学者工作的一种误解。虽然我们可能会因为要及时研究一个新鲜的动物样本而研究到很晚的时间,但是动物样本的收样一般都是计划好的,比如母猪什么时候生产,都是以及计划好时间的,不会和我正常的生活冲突。”虽然收样的时间常常在凌晨3、4点钟,但赵教授觉得只要一切按部就班,就不会耽误自己照顾孩子。
  “畜牧行业是一个非常有发展前途的行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都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也有更多的学生开始选择动物科学专业,学动科的女生也越来越多了。”作为一名女科学家,赵教授表示现代养殖技术的发展使得养殖场变得清洁和自动化了,这些变化为更多的女性从事畜牧行业提供了条件。“很多现代化猪场一点也不臭,而且很多屠宰和取样的工作都是机器完成的,所以即使是女性,也可以轻松的提取动物样本,适应养殖场的生活。”她微笑说道。

                                                                                                                                文字作者: 薛彤[学通社] 治国[党委宣传部] 
CopyRight©2005-2012 版权所有:华中农业大学工会
地址:中国·湖北·武汉 南湖狮子山街一号 电话:027-87282007 E-mail:gh@mail.hzau.edu.cn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